巴里坤县“双语”教学班开班率达100%

最美乡村教师达芳:昆仑山下的达芳汗 www.hnedu.cn发表时间: 时间标签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点击: 点击数 朴素的外表,朴素的话语,更为朴素的是那颗心灵。这就是记者见到达芳时的感觉。

(记者 姚建军 通讯员 高子剑) 12月20日下午,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石人子蒙哈汉学校的朱慧霞老师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对学校1-3年级的少数民族学生开始进行汉语强化训练。

19岁登上讲台时,她还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什么数学课、语文课、音乐课、体育课她都敢教。不会怎么办?自己一个人偷偷在房里学,找各种画报上的图片剪下来贴在备课本上,给孩子们看,教他们认识什么是飞机,什么是香蕉。

这样的汉语强化训练,学校每周要组织3次,学生重点学习汉语拼音和写字笔画、笔顺,学会汉语拼音后再教学生使用《新华字典》,增强了学生自学汉语的能力。四年级学生帕依古丽·卡买西曾经接受过1年的汉语强化训练,她对记者说:“这种强化训练使我的汉语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现在我学习汉语一点都不感到吃力。”

那时候一道数学题我可以找到四五种解题方法,不知道什么叫累,什么叫苦,一门心思就为了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想到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我也变成老太婆了。但我很知足。一个高中生,国家给了我许多荣誉,我知足了,很幸福。

石人子蒙哈汉学校是一所寄宿制小学,全校有汉语班6个,哈语班5个,学生108名,其中哈萨克族学生47名。“双语”教育刚开始实施的时候,特别是低年级的少数民族学生学习汉语很费劲,学生在课堂上学到的汉语,很快就会忘记。后来,学校尝试开展集中强化训练的学习方式,取得比较好的效果。

这就是达芳。一个心直口快,却对自己要求严格,不干则已,一干必须使出全身力气的人。而她生活的环境一般人无法想象:昆仑山下的牧场,偏僻、荒凉、少数民族学生占到了96%以上。

学校校长和平说:“学校开展了一年多的汉语强化训练,学生的汉语水平进步很明显。现在我们在少数民族教师当中也开展了汉语强化训练,提高了教师的汉语水平。”

最美乡村教师达芳生活照

此外,石人子蒙哈汉学校通过“校园局域网”实现民语班和汉语班教学资源共享,将多媒体充分运用到“双语”教育当中,让民语数学课教师将汉语教师运用的课件,经过开发变成“双语”课件运用于课堂教学。把汉语学前班用过的“看动画讲故事”、“算术”、“学唱儿歌”、“认汉字”等多媒体课件运用于民族学前“双语”班课堂教学,提高了民族学生汉语水平,同时缓解了学校“双语”教师短缺的状况。

母亲般的爱心

“我是一个小画家,天天把那地球画。画中湖水变明镜,画中泉水哗啦啦……”在巴里坤县幼教中心举办的幼儿双语宝贝大赛中,中二班小朋友巴丽娜尔·苏里堂标准的汉语发音赢得在场家长、幼儿和老师的热烈掌声。在经过自我介绍、汉语朗诵、才艺展示和看图说话等环节的比赛后,巴丽娜尔·苏里堂和其他8名少数民族幼儿获得“双语宝贝”称号。

1975年我正式当上小学老师是在连队小学。早晨8点骑上骆驼,原想几个小时就到了,没想到一直到晚上8点才到。学校六个年级,只有一个老师。没有任何准备我就上岗了。

巴里坤县幼教中心副主任秦丽红说,幼教中心实行民汉合班,全部采用“双语”免费教材。每个班都配备1名少数民族教师,并与汉族教师结对互相学习。

回想起当年的情景,达芳脸上充满了幸福。这个号称骆驼队的连队交通闭塞,没有广播电视,连个录音机都没有,放眼望去,学校周围全是沙包。但她没有退却。家里欠下的2000多元欠款,成为她坚持下去的动力。

“双语”教学“从娃娃抓起、从教师抓起,已成为巴里坤县各级领导和教育主管部门的共识。

我上学时音乐最差,但我和另一个老师要教六个年级,他年纪大了,就把音乐、体育等课全交给我来教,还负责六个年级的数学课。不会唱歌,不会识谱,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学。

目前,全县开设学前“双语”教学班31个,小学“双语”班81个,全县民族中心校学前“双语”教学班开班率、小学一至四年级“双语”班开班率均达到100%。

我一直认为,没有学不会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这么多年,我一直把学生视作自己的孩子。牧工们把孩子交给我们,我没有责任不教好他们。孩子是牧工们最大的希望,我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他们的希望更大,让孩子更快地成长,健康成长。

巴里坤县加大民汉合校、幼儿混合编班步伐,不但为“双语”教学创设了良好的语言环境,而且促进了各族学生之间的相互交流,优化了教育资源,在一定程度上环节了师资、校舍、经费投入分散等问题。

一牧场中心小学80%以上的学生都是寄宿生,远离父母,虽说国家给寄宿学生有一定的补贴,但对这所偏僻的学校来说,根本不够。达芳就带领教职员工种核桃树,在核桃树间种蔬菜、种苜蓿,养鸡、养羊,改善学生的生活。

采取脱产、半脱产、到汉语学校跟班学习、在岗培训等多种途径,强化双语教师的培训。截至目前,选派到区内外高等院校参加培训的教师共101人,通过远程教育培训的“双语”教师218人。5大牧区中心校全部配备了负责“双语”教学工作的汉族书记,亲自指导师生的发音、书写、备课、批改作业等工作。同时,不定期对教师的校级汉语培训进行测试。

我们是兵团学校里第一个搞起勤工俭学的学校,没有让学生参与任何劳动,每年却有6万多元的收入,全用在了改善学生生活上。他们远离父母多不容易呀,让他们生活得好一点,父母也放心呀。

巴里坤县还加大对少数民族教育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投入资金8万元,为全县各校购置了“双语”阅读机和录音机。累计投资790万元,分别在县城、下涝坝乡、海子沿乡、萨尔乔克乡、黄土场开发区、大红柳峡乡修建了6所“双语”幼儿园,改善了学前阶段办学条件,为民族学生从小接受“双语”教育和提高学前幼儿入学率奠定了基础。

孩子的父母都在昆仑山上放牧,达芳从山下小学上来做家访。记者高腾摄

探索的真心

2002年,一牧场中心小学招生时出现了一个新问题:民语班只招到5个学生。更多的少数民族学生都要求到汉语班上学习,还有些少数民族学生一二年级时在民语班上学,三年级要求转入汉语班学习。

看到家长们对汉语教学这样热爱。达芳产生了一种想法:何不把民语班取消,全办成双语班?以汉语教学为主,辅以民语教学?要知道,这在当时的新疆,她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面临的最大困难是缺少经验。

说干就干,她立即要求民语教师编一本双语教学课本,自己动手开始进行双语教学。而新疆推广双语教学到了2008年,那时,达芳办的第一期双语班学生都小学毕业了。如今的一牧场中心学校,任何一名学生都可以用双语进行学习、交流。

老师和孩子们都说,我在课堂上时最严厉,谁都怕我。但我下了课堂后,与老师和同学们又最能疯玩,哪里没我哪里就不热闹。因为我深深地了解,孩子是家长和祖国的希望,他们是未来的国家主人,我必须用百倍的努力让这些孩子享受到最好的教育。

达芳说到一件事:她担任两个小学毕业班班主任时,学前班没有人教,她主动承担了学前班的教学任务。当时班里96%的孩子一句汉语都听不懂。她用彩色的笔给孩子们画了许多画,再在纸片上贴上各种各样的图片,从发音开始,一个音一个音教他们。

那段时间,我90%的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孩子们身上。孩子们也很争气,毕业时都成为各个班老师抢着要的学生。而毕业班多年来一直保持98%的升学率。特别是那一年,毕业班升学考试,数学课成绩平均90分,创了学校的纪录。达芳说完时,一脸地幸福与灿烂。

滚烫的热心

一牧场中心小学现有300多位学生,80%为寄宿生,最小的只有4岁,最大的也只有12岁。这么小的孩子在一般人家里还是父母的心头肉,但为了学习他们远离了家庭和父母,独自在外求学。为了让这些孩子感受到党的关爱,达芳放弃自己的休息日,把全部的爱倾注在学生们的身上。她多方奔波,争取来太阳能热水器,亲自给孩子们洗澡、洗被褥、理发。当老师30多年,只要在学校,她就坚持每天到学校食堂、宿舍巡查,检查同学们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

学校好不容易来了一名大学毕业生,却找不到爱人。达芳就四处奔波,给这个小伙子当起了红娘,最终让小伙子组建了美满幸福的家庭。

都说拴心留人,学校偏远艰苦,来个大学生不容易,我一定要让他们都留下来,让牧场的孩子享受更好的教育。

我最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孩子,老大刚出生25天,因为领导说学校没老师,我就回到讲台前,给学生上课。孩子小时候没有人照看,我就把孩子独自锁在家里,下课后赶回家看一眼。两个孩子都在十一二岁时送到近300公里以外的朋友家里上初中高中。好在孩子都很争气,都大学毕业了。女儿2006年也考上了教师这个职业。她说:可能是妈妈当教师的原因,她对教师这个职业很喜爱。

说到这,达芳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那种满足比她获得全国模范教师、全国教育系统巾帼建功标兵、全国教书育人楷模提名奖时更灿烂。(光明日报记者 王瑟)

献给最美乡村教师 致 达芳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网址频道发布于新萄京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巴里坤县“双语”教学班开班率达100%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