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槐树的恩情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我想,怎么理解一个运动会?跑跑步,挣一块奖牌,或者是锻炼身体,增强身体素质什么的?和村里的大学生村官聊的时候,他说,这里的运动会有另外一种意义。猪八戒背媳妇是为了和谐夫妻关系,抬婆婆是为了和谐婆媳关系,拔河啊,挑担子啊,都是和谐邻里关系。(听众笑声,议论声)

我们村晾麦场附近有一个老戏台,戏台子两旁各有一颗老槐树,这两颗老槐树可有年头了。村里快百岁的老人都说自己小的时候,这树五六个小伙子都抱不过来,想必也是有个几百年了。 我爷爷告诉我他小的时候,每当夏日夜晚,村里人都会聚集在老槐树的树荫下,大人们打牌下棋,小孩们戏耍。村东头儿的王老头儿就会推上一小车的西瓜来大槐树底下摆摊儿,每次都提前早早的来到老槐树下,拿出两个西瓜放在老槐树下的水井里镇上一会儿。 当村里人来的差不多的时候,他就会把西瓜捞上来,用刀切成一角一角的。每个来乘凉的人都可以吃,不要钱。你吃好了,觉得味道确实不错,可以自己掏钱买个瓜。不得不说着王老头儿还是有点商业头脑。 老槐树伴随着村里每一代人的成长,也见证了每一代人的消亡,村里人对老槐树有着非同一般的感情。 我爷爷说解放后,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多亏了老槐树,村子里没有一个人死亡。每次说到这,我爷爷都是双眼含泪的。 自然灾害那三年,全国缺粮,城里还好一些,有救济的口粮。但是农村就惨了,家里能吃的全都吃光了。山上的野果,野菜也都被村民们吃光了。整个村子的人都是瘦骨嶙峋,仿佛一阵风都能给吹倒。 到后一年,什么树皮、树叶、能煮的东西,全部混到一起,用大锅煮。煮烂后,大家闭着眼睛喝下去。为的就是能活命。那个年代经历的事情真的是我们想象不到的。 后来村子里能吃的东西都没了,唯独剩下那两颗老槐树没人敢动,毕竟这么多年了,大家对这两个老槐树都是当亲人一样的。 眼看着村子里的人都快饿死了,村长和村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当着村里人面对着两颗老槐树诉说了很久,大意就是天灾所致,为了能活下去,不得不对老槐树下手了。 村长话音刚落,一阵微风吹来,漫天的槐花开始飘落,那一刻全村的人老老少少都给老槐树下跪了。从那天开始那两颗老槐树每天白天落花,夜里开花。一昼夜的功夫,两颗树上又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槐花。 村里人靠着这些槐花活了下来,没有饿死一个人。谁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两颗老槐树完全在违反自然规律。 三年灾害结束,村民得到了分配的救济粮。村里人第一件事就是要感谢老槐树,村长带着几个人起个大早就奔着省城买贡品去了。去的路上,碰到一对步履蹒跚的老夫妻朝着村外走去。老夫妻主动跟村长打招呼问道:“二娃子,你干啥去啊。”村长答道:“去省城,买点贡品,给老槐树做个答谢。” 那对老夫妻笑了笑,慢悠悠的又走了。村长也没当回事,等快到省城,才觉得这事有点怪异。 自己怎么在村里没见过这对老人呢?况且自己都快70了,村里知道自己小名叫二娃子的都差不多过世了。 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催促着几个后生赶快买贡品。等到村长几人回来的时候,见到村民都站在老槐树下,有的人还哭哭啼啼的。 原来是今早有人发现老槐树枯萎了,曾经的枝繁叶茂不复存在了,大量的槐树叶全都飘落了下来。光秃秃的树枝透露出一股凄凉的气息。村里人都沉默了。 那天村长带领全部的村民对着两颗老槐树举行了盛大的祭祀,感谢老槐树的救命之恩。并且定下规矩,这两颗老槐树永远不能砍伐,这是村民的命根。 后来通过村里的神婆沟通,村民们才知道。那天清早村长碰上的那一对老夫妻就是老槐树的树灵。树灵为了救全村人的性命,耗损了自己的修为,所以才会有无数的槐花来让村民们食用。 树灵告诉神婆,他们回山修行去了,等恢复修为还会回来。从那以后,每年的那一天村民们都会祭祀大槐树,直到现在已经演变成一个节日来过了。 直到我上初三的那一年,枯萎了几十年的老槐树竟然开始长出绿叶了,村里年长的人都说树灵回来了,又来保护村子了。

下盘石村最大的特色是文化村。经济发展起来,是靠这里的人文气息,还有教育。全村300多户,培养出65名大学生,学历最高的一位在中科院,做卫星研究工作。一家出一个这么出色的孩子,就能给家里带来丰厚的收入。像我居住的那一户吧,家长叫郝如荣,他们家的孩子是做生意的,挺富裕。村长家的婆姨,是省人大代表,剪纸非常出色,一天最多可以卖三千多元!(听众赞叹声)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号:guidayecom

那天晚上,中国青年报的记者时间比较赶,临时安排了采访暑假回村的大学生。因为时间比较紧嘛,就把采访场地安排在我们住的窑洞里。当时,她把那几个孩子(大学生)带进屋的时候,茶几上放满了吃的,都是大叔为我们准备的:开心果,巴达木,花生,瓜子,糖,还有山里摘的果子。你在北京能吃到的小零食,那个桌子上全都有。我们进屋,大叔也跟进去了。当时他对这几个大学生说,这桌子上的所有吃的你们都能吃,就这碗核桃谁也不许动,这核桃是我给她们仨剥的。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说出那么直、那么实、那么孩子气的一句话,为了我们三个。

我到农村以前,以为那里的生活会挺苦的,在心里无数次设想过离开那天会怎么想。我可能会想终于能回家了,终于有水用了,或者说我以后再也不用上那种旱厕了。但是我没想到走的那天会特别特别的舍不得(哽咽)

第二件,是一个镜头盖的故事。我们有一组女孩住在村口,午休时间,三个人结伴去山里西瓜地玩。回来的时候,新华网的那个女孩儿发现镜头盖丢了。可能是下午两三点钟吧,我们还有一个活动。当时三个女孩在屋子里找了找,没找着,也没特别在意。跟房东说了一下,就一块去参加活动了。那天下午我们的活动是篮球赛,完事也五六点钟了。等她们回家的时候,发现镜头盖静悄悄地躺在茶几上。她当时用的就是这几个字静悄悄地躺在茶几上。要是不问的话,都以为这个镜头盖一直在那儿,只不过没有人发现过。

我是光明网新闻中心的编辑张璋,一个土生土长的北京孩子。去年毕业之前我没有出过北京,更没有到过农村。这次去延安之前,领导跟我说:作为一个城市里的女孩子,你应该去体验。当时虽然病没好利索,我还是去了。七天延安行,我所收获的感动,远远超过我所吃的苦。

感谢这次延安行,感谢这次寻根溯源之旅,感谢和下盘石村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的五天四夜!延安行让我清楚了民意在哪里,民意是什么。郝大叔的惦念让我深感身为一名新闻人的责任重大。我们是中央党报的编辑记者,依靠中国土地上绝大多数的农民朋友与普普通通的人们。应该为反映他们的真实民生、传递他们的真实民意而作出报道。想到有一群怎样的人在一遍遍地读我们笔下的文字,我便一再提醒自己要做反映民间声音的新闻人,做好中央声音和民间舆论的桥梁。

我觉得,下盘石所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这些天的收获,而是一个家。不是因为我们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因为我们的大叔大娘一遍一遍地跟我们说:你们就是我们的娃娃,你们就是我们的女子。他们为我们付出的,他们所让我们感受到的,为我们铸造了一个北京以外的家。(沉默)

谢谢大家!(掌声经久不息)

在下盘石这几天,印象最深刻的是下盘石村村民的朴实。我认为那个村子用世外桃源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我回来,和所有人谈,都说他们那儿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我就具体说三件事吧!

我当时就觉得:好神奇啊!那么小的项目,有那么大的意义在里面!就觉得特别生动,特别贴近生活。后来村长要求,记者要亲自体验一下,记者组出人参加搬西瓜比赛。像我这样的女记者是那种特别害怕体育的,想了各种招,要照相啊、身体不好啊、我病了、我体育不好,就是躲啊。(笑声)

七天的延安行,充满欢乐,充满震撼,充满感动,令人难忘。亲眼看见了中央书记处的小礼堂,也亲眼看见了刻着《沁园春雪》的小炕桌。我们还在清凉山上宣誓。最难忘的,是那些朴实的下盘石村村民。

我想说的是什么呢?也许没感受过的人不知道,那段路是挺远的,骑着摩托去嘛,又是山路。就算路没多远,那一片瓜地得有多大啊,他找遍一片瓜地,最后把那么小的一个镜头盖给找回来了。下午两三点钟,是陕北日头最毒的时候。我们这些编辑记者,那种时间都不愿意出门。但是人家这么做了,而且他本人没有说。我觉得那个镜头盖,如果丢在北京,能找回来是奇迹(笑声),但是在延安,就在那么一个小村里,一个镜头盖,真的被找到了。这就是我们的村民啊,他让一个奇迹变成了那么平凡的小事。(全场寂静)

房东郝如荣夫妇:能和群众走得近的记者才是好记者,既然进了村子,就要发自内心地把自己当作这个村的一分子。

回来接着说那个运动会,运动会的项目蛮丰富,包括搬西瓜、挑担子、抬婆婆,还有一个是猪八戒背媳妇。(听众笑声)

编者按 在全国新闻战线热气腾腾开展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之际,8月24日,光明日报社举办了一次掌声伴着泪水的座谈会。会上,6位青年编辑记者真情回顾不久前他们到延安采访的经历和感受。在他们的心中,延安已不再是一个符号,一个概念,而是下盘石村文化广场上劲舞的秧歌队,崖头村窑洞里眼神慈爱的房东大娘,下坡村田头干燥而温暖的土地,铁边城村果园里斑驳的阳光他们讲述的事很小很温馨,正是这些让人心里微微一疼的小事,使他们开始认识那片土地,开始关注生活在那片土地上的人民,开始认真思考应该为他们做些什么。从今天开始,本报将陆续把他们的讲述刊登出来,让更多的读者分享他们的感动。

第三件事,发生在我们临走前一天。在我们一再要求下,我们在村里多住了一天。我们家大叔以为我们当天要走了,早上起来的时候,在我们住的那面窑的窗台上放了好几颗山核桃。我以前没见过,不知道核桃是绿色的,外边还有果肉。大叔给我解释了好几遍,说这是山核桃,你们不一定吃过,应该尝尝。当时他一直在擦车。他说,最后一天,你们应该去山里感受一下,去果园摘一摘果子。要是回城里的话,再想体验就难了。我们特别想和他一起去,打来第一天他就一直提。我们行程太满了,一直没成行。那天安排了镇里的采访,跟着车队走了很远,一直不在家,住在大叔家的三个女孩子蛮抱歉的。晚上回来有五六点钟了。到家的时候,一进我们住的屋子,就发现我们的茶几上放了满满一碗山核桃,大叔已经替我们剥好了,都是白色的仁。当时,我们三个感动得无以言表,只是互相看着,说不出话来。(哽咽)

本文由新萄京娱乐场网址频道发布于新萄京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老槐树的恩情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